糖葫芦裹冬

我的故乡在北京,记忆中北京城的冬天是包裹着糖葫芦味的,那个季节,小贩扛着稻草桩子走街串巷,上面插满火

糖葫芦裹冬

我的故乡在北京,记忆中北京城的冬天是包裹着糖葫芦味的,那个季节,小贩扛着稻草桩子走街串巷,上面插满火红的糖葫芦,一路吆喝着:“葫芦冰糖,蜜嘞糖葫芦。” 糖葫芦在瑟瑟寒风中成了一道风景,温暖着我的心。

我家那时住在信远斋附近,信远斋售卖的一颗颗山楂(又叫山里红)糖球儿极受百姓青睐。梁实秋在《雅舍谈吃》里回忆,糖葫芦以信远斋所制为最精,不用竹签,每一颗山里红均单个独立,所用之果皆硕大无比,而且干净,放在垫了油纸的纸盒中由顾客携去。梁实秋最后还说:“离开北平就再没有吃过糖葫芦,实在想念。”

那时候,我的家境不太好,信远斋的糖葫芦太贵我吃不起,好在父亲手巧,他自己动手做糖葫芦。父亲买来颗颗滚圆的新鲜山楂,洗净后将山楂切成两瓣,用小刀挖去果核,然后将两瓣合上,我乖巧地把去过核的山楂用竹签串起来。父亲把白砂糖倒入锅中,先用大火熬化,待出现糖泡泡时转小火,糖熬至黄色黏稠状时,父亲就会将串好的山楂在熬好的糖稀中轻轻转动,裹上薄薄一层糖后,糖葫芦就大功告成了。父亲自制的糖葫芦酸甜可口,成了我年少时难忘的美味。

我参加工作后吃过了橘子、蜜枣、苹果、荸荠、猕猴桃等糖葫芦,可我始终认为吃糖葫芦还是山楂的最正宗。山楂不仅酸甜味美而且维生素C含量高,其最重要的功效就是健胃消积,中药中有名的焦三仙是助消化的常用方剂,山楂即是其中的“一仙”。据传南宋皇帝赵惇的宠妃不思饮食,御医用了许多贵重药品皆不见效,无奈张榜求医,有个江湖郎中揭榜进宫道:“只要用冰糖与红果(即山楂)煎熬,每顿饭前服食五至十枚,不出半个月准能见好。”按此法服食后宠妃果然痊愈,原来宠妃每天所食山珍海味造成消化不良,山楂是助消化的,宠妃吃了自然药到病除。后来这种服食法传到民间,老百姓把蘸了糖的山楂用竹棍串起来吃,大个儿的在下面,小个儿的在上面,很像葫芦,又因葫芦跟福禄两字谐音,因而被称为糖葫芦。

冬季也许并不可爱,可这个季节能吃到糖葫芦,我感到天寒地冻的日子也充满了温暖和情趣。常想起多年前的一首质朴无华的歌《冰糖葫芦》:“糖葫芦好看它竹签儿穿,象征幸福和团圆,把幸福和团圆连成串,没有愁来没有烦。山里红它就滴溜溜的圆,圆圆葫芦冰糖连,吃了它治病又解馋,你就年轻二十年……” 歌曲蕴涵着对美好生活的祝福,有糖葫芦相伴的冬天,暖暖的幸福涌遍了我的全身。

作者:余平 来源:青海日报

本文来源青海日报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糖葫芦裹冬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23369.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