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无人区”的藏北,真正的“青藏高原”,虽苍凉却霸气

进藏之前,我曾耳闻格萨尔王的故事,因此误以为霍尔是个喜好打仗,带有几分野蛮、好战、不拘小节的藏族人。

进藏之前,我曾耳闻格萨尔王的故事,因此误以为霍尔是个喜好打仗,带有几分野蛮、好战、不拘小节的藏族人。来到西藏之后才从许多藏族朋友口中得知,传说中的“霍尔”实质是现在的藏北地区。它由终年积雪的唐古拉山念青唐古拉山、昆仑山和冈底斯山携手连坐,光是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峰就有十几座,并星罗棋布地静卧着370多个大大小小的高山湖泊。以其高山峡谷、举世无双的粗狂苍凉雄踞世界屋脊,被称作“青藏高原上的高原”。“一山见四季,十里不同天”的梦幻佳境,就在藏北。

隐藏在“无人区”的藏北,真正的“青藏高原”,虽苍凉却霸气

 

驱车缓行在去藏北的公路上,高原的落日余晖让人感觉到丝丝温暖,夕阳将路旁的白杨树身影拉长,与路两侧的民房以及影影绰绰的路灯交织在一起,光影婆娑。而远山却呈现出层次分明的金黄,一切纷繁却不冗乱。夜幕即将降临之前的天地总是带着某种神秘的幽静,人在风中,感受到的是夜风袭来的阵阵寒凉。曾经经常因为西藏的美而发出激动的呐喊,但当我们真正深入到西藏大北线的腹地时,已经无法想出更多美丽的词语来形容眼前的一切,对那些好似异于人间的美景表达不出任何赞叹,只是僵在这美景中静默遥望,似乎变成了这盛景中的一棵树,一颗石头。

隐藏在“无人区”的藏北,真正的“青藏高原”,虽苍凉却霸气

 

藏北高原是一片充满了“霸气”的地方。地势高,生态环境特殊,人烟稀少,西部大片地区被称作“无人区”,迄今基本保持着原始的自然面貌。这里高寒缺氧,却生长着70多种种子植物,丰富而珍稀的羚羊、野驴、雪豹、猞猁、高原熊、野牦牛白唇鹿以及庞大的鹤类种群随处可见,野生动物资源不亚于南部非洲大陆。据说,象雄王国也曾在这里显赫一时,尼玛县附近至今留有象雄王国的遗址。

隐藏在“无人区”的藏北,真正的“青藏高原”,虽苍凉却霸气

 

我曾借着工作之由几次踏勘著名的当雄湿地,及至“万里羌塘”,并多次进入藏北草原的心脏那曲和安多县。发现这里依然盛行着西藏的原始宗教——苯教信仰,因而人们的观念和生活习俗与西藏其他地区也有一定差异。皮肤黝黑、性情淳朴的人们,似乎比任何地方的人都更加远离物欲横流,没有尔虞我诈,只有对生活的热爱,对宗教的虔诚,以及对生命的尊重。他们世世代代与周围的环境和谐相处,乐于同任何陌生的来访者促膝交谈、友好相交。

在藏北牧人心里,这里的万事万物都有着自己的灵魂和故事,神山圣湖外加多样的神话传说,赋予了这里不可抗拒的诱惑力。每逢藏历年、赛马节、燃灯节以及浪漫婚庆的日子,风情独特的赛马、射箭、歌会、锅庄圈舞和打藏牌,更是仿若来到天外的巅峰乐园。

隐藏在“无人区”的藏北,真正的“青藏高原”,虽苍凉却霸气

 

最为摄人魂魄的是——每每驱车驰骋在藏北辽阔的天地时,气候瞬息万变,时而白云扑面,时而风雪交加,时而烈日当空,时而冰雹盖顶……停车登高四目远眺,阳光、细雨、暴雪以及冰山、绿地、蓝湖、白帐篷,象变戏法般在瞬间尽收眼中,那种从未有过的震撼与刺激,让人迷失了时空,如入魔幻世界。

藏北,一座神奇的高原;格萨尔,一部传唱不息的英雄史诗。格萨尔王的事迹与藏北众多的神山圣湖为人们提供了天马行空的想象空间,英雄成了战神,战神和山神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化作了永恒。

隐藏在“无人区”的藏北,真正的“青藏高原”,虽苍凉却霸气

 

永难忘,两次攀登唐古拉山和念青唐古拉山时的感受:当海拔近6000米的皑皑雪峰被踩在脚下的那一刻,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不仅万分感慨,我的虔诚与善意终究得到回应,何其幸运,因为我是那个被大山与雪峰接纳的人……

在藏北的那些日子,每晚我都会带着疲惫又满足的心情躺下,等待着清晨的到来,等待着第二天的新发现。这一切的经历,都有别于我往日黯淡的生活,如果不是走在这条路上,我也许永远没有机会去发现,发现那闪亮的日子。

文、流云,图、流云

本文来源旅行工坊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隐藏在“无人区”的藏北,真正的“青藏高原”,虽苍凉却霸气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28391.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