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漫游纪:探访心灵的圣地

风景无处不在,正如你有你3、4月的油菜花,我有我7、8月的油菜花。 (旅拍作品:沿路风景)塔尔寺中,

风景无处不在,正如你有你3、4月的油菜花,我有我7、8月的油菜花。

青海漫游纪:探访心灵的圣地

(旅拍作品:沿路风景)

塔尔寺中,晨钟暮鼓,僧人们低声念经,《冈仁波齐》中“你的世俗,我的朝圣,各归各路“在这里被表现的淋漓尽致。宗喀巴(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创始人)的虔诚的信徒们每日早起进寺庙里朝拜,晚上天黑后就住在附近的旅馆,第二天继续。头、手、心,从站立到跪下到匍匐,每一次,每一拜……正值旅游旺季,游人们摩肩接踵,可他们视若无睹,依然一次又一次的拜着,平整的土地上硬生生的被这种朝拜的动作刨出了深深浅浅的坑。

寺中的建筑融合了汉、藏、梵三种风格,与僧人们单一配色的袈裟不同的是建筑大红大绿,蓝白相间,鲜艳亮丽,僧人们在其间,有机统一,肃穆而又生气。

青海漫游纪:探访心灵的圣地

(旅拍作品:摄于塔尔寺)

寺中的动物标本代表藏医学的精髓,僧人们还需要精通医药,佛的大慈大悲最终是为了让人们摆脱痛苦,不仅是心灵上的解脱,也是身体上的健康无恙。

之前想去西藏,起因是在微博上看到了尹超摄影师的作品作品中的小女孩出家前后对比图,当时我的心猛地一抽,说不出什么感觉,藏民们往往会送家里最聪明的孩子出家,他们会学习医药,天文等课程,需要熟练掌握汉语、梵语、英语。

寺中的酥油花代表藏人对美近乎偏执的追求,20斤牛奶中提取一斤酥油,酥油的熔点极低,僧人们需要在青海最冷的三个月里通过将自己的手浸泡在冰水里来完成所有的工作,甚至手指弯曲变形,也一直将这种艺术延续至今。

堆绣,无论是立体的还是平面的,都是当之无愧的无价之宝。这里被游客们称为全国最真的寺,寺中没有任何商店,室内禁止拍照,就连香火钱你也是可以给100,再找回50、80的,给多或给少、或不给都是可以的。

班禅的转世不分民族,这点让我有点小小的差异,转世灵童会从6岁开始接受教育。

无论是僧人仙去后指甲仍未停止生长,抑或是舍利子为何会存在,有些东西确实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生命本就是美丽的谜,心灵胜地,蓝天白云,不虚此行。

青海湖不仅是我国最大的咸水湖,也是我国最大的湖,曾经是我国核潜艇试验基地。去之前,知之甚少。八九点钟,太阳羞涩的闪了一下,随即消失无影,到的时候,天空阴沉沉的,还下着小雨,湖面灰蒙蒙的,俯身蘸了一点湖水,真是“我轻轻的尝一口你说的爱我”,青海湖的爱是咸的。天公不作美,只好开车继续上路,让人欣喜的是,走着走着,远处的山那边开始放睛了,不一会,这种晴就蔓延到了近处,透过车窗,我惊讶的发现青海湖呈现岀青青的颜色,周边还有一层梦幻的紫色。

青海漫游纪:探访心灵的圣地

(旅拍作品:摄于青海湖)

茶卡盐湖,天空之镜。毒辣辣的太阳,多到溢出的盐,无数飘动的红裙子。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摄影者的天堂。跑起来很慢却看起来很精致的小火车,载着游人去到湖中央,站在盐池中虽然脚被硌的生疼,但池中的倒影、远处的青山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仙境。就像海洋中的蓝洞,这里同样有盐洞,好奇的人儿可以把腿伸进去试试水深浅。

青海漫游纪:探访心灵的圣地

(旅拍作品:摄于茶卡盐湖)

你已进入又见敦煌剧场。前后左右上下,你被戏剧演员包围着,情景剧分上下两部分,前一部分观众需站立观看,流动着观看,需经过三个房间。第一个房间宛如一场巴黎时装周T台秀,无数敦煌名人穿梭历史,向你走来。第二个房间是王教士的忏悔录,这场情景剧感人至深,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表现得恰到好处,有后人对其出卖莫高窟文物的质问,亦有被其出卖的莫高窟菩萨对其的宽恕。无数飞天舞女的曼妙舞姿,若隐若现,在现代光影技术的投射下愈加美丽,菩萨的台词仿佛从远方传来:来吧,孩子,让我摸摸你的头。我是你的麦田,我是你的太阳。

王教士让村民们趁月黑风高时搬走文物是为了不让“人”看见,而让村民们在脸上、身上涂上朱红,是为了不让“天”看见,最后其仰天长叹: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就不让我的这一页翻过去吗?没错,只为了区区二百两银子就将瑰丽的文化遗产拱手让人,孔疚啊孔疚,历史的罪人、民族的罪人,世人将不止记住其一千年。所幸这些被以合法方式非法买走的文物大多在异国他乡的博物馆保存完好,也算是1907年这场文化浩劫中一点点小确幸。第三个房间是对莫高窟中唐朝妃子的还原,这个房间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它的构造,上下是两个玻璃房间,周围一圈是用或透明或深蓝的幕布遮起来的舞台,妃子的辗转反侧,家书的埋入黄沙,无论是演员还是道具,抑或是旁白的埋入黄沙,无论是演员还是道具又或是旁白,都是满分的走心,演员说着台词:我美吗?我美吗?可我的脸的氧化变黑了,你能帮我吗?旁白演员扮演馆长:我会的,我会想想办法,用我生的努力去帮助你,帮助你们。这让我想到刚进场时解说员说的话:如果你对莫高窟不够了解,那么请你暂时不要去到那里,因为你的体温和每次呼吸都是对它的伤害。真的是这样,也许对游客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去一次游览经历,但对于每一个从事保护文物工作的人来说,这些东西,这些文物,这些宝贝,每一件都像孩子一样重要。凭世界如何吵闹,匠人的心永远是宁静的,无论是故宫博物院修钟表的师傅,还是莫高窟内每日兢兢业业的解说员,每一个都是最可爱的人。

最后一个房间承包了演出的下半部分,观众可坐下观看,首先演绎了一个将军马革裹尸的故事,其不愿被后人称为书法家而希望自己以将军的身份为后人知晓的一幕不禁让我想到三国演义中张飞初遇刘备时的一席话:大丈夫不报效国家,何故在此叹气?接下来是十队信使从敦煌前往大明宫送口信的故事,九队人马都死在了茫茫大漠中.只有那一队人马九死一生,顺利抵达,“我只是想告诉你丝路通了。”“这不是口信,这是一条东连长安,西通罗马的大路啊!”今天许多年轻人或许对丝路没什么特别的感情,只觉得来来往往的商业贸易背后是源源不断的财富积累,其实不然,商业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文化的互联互通,是一代又一代丝路人用脚踩岀的带血的脚印。最后一个场景,所有的朝代都被掩埋在黄沙里,你问我一年有多少天?不过一瞬间。一生有多少天?不过一瞬间。一千年有多少天,不过一瞬间。也许很多个一瞬间后,整个莫高窟也会被黄沙掩埋,可那又如何,一千年后,即使我不在、你不在,莫高窟的故事还在。我是你的绿水青山,我是你的大义无边,我是你一千年不变的血脉。这里真的是敦煌。

青海漫游纪:探访心灵的圣地

(旅拍作品:摄于“又见敦煌”剧场)

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世界上本没有风景,多看两眼也便有了风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发现自己在路上拍照是最自然的。司机师傅说照一下山吧,我嗤嗤一笑。我偏要照路。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山太高了,好像许多年前就矗立在此了,这么多年来岿然不动,庄严的给人以压迫感。路就不是这样,路是人走出来的,它不是大自然的妙手偶得之,而是人对前方、对未来的探索,只要你走下去,就有无限的可能。很高兴遇见你,最美公路!

青海漫游纪:探访心灵的圣地

(旅拍作品:摄于最美公路)

樊锦诗说“相遇在未名湖,相恋在珞珈山,相守在莫高窟”,北大考古系的才女,其生活本生就是梦幻而又崇高的史诗。莫高窟以其精美辉煌的壁画和雕塑吸引着国內外游客,络绎不绝,争先恐后。同行的想到向导说:这不刚好给了你再来一次的机会吗?也是啊,生活中本来就有许许多多的缺憾,与其在阴差阳错时黯然神伤,不如活好当下,于是我去了西千佛洞。佛教是在东汉的时候传入中原的,中华民族在历史的任何时期都表现出极其强大的同化能力,当年到上海避难的犹太人是这样,传入中原的佛教亦然,在不断的汉化过程中,佛教逐渐被本土人所接受并不断发扬光大。从供奉舍利子的圆柱形宝塔到供养佛像的上圆下方的塔屋,无论是覆斗顶的岀现,还是伟丈夫菩萨的女性化,就像权利的游戏中有新神和旧神,大家信仰的神也许不一样,但就像英国女王不能被推翻样,封建朝代的维系也需要坚实的精神支柱。

无论是你此生幸福追求长生不老也好,还是你此生受尽黁难祈求早日超脱也好,极乐世界的模样让所有的信徒们获得“望梅止渴”的动力,那支挂着飘带自己演奏的横笛,那棵挂满衣服大家各取所需的树,那个人人可活到四万八千岁的长寿世界,都让人心生向往之。释加牟尼是佛教创始人,亦是过去佛,但弥勒是未来佛,何以在尚未成佛是边享受无数人的瞻仰,原因就在于弥勒经中对人们心向往之的桃花源的动情描述。历朝历代不断修新窟,画新的壁画,塑新的雕像,钱不够的、地方不够的,将原来的璧画覆盖掉直接画,偷个小懒,修的功德是样的,供养人或是土豪、或是王室,将自己的画像、名字记录在上面,拿钱消灾,追求精神的升华。有些字迹因年代久远氧化消失,有一些得到著名书法家的描摹而得以恢复。飞天你们还记得吗?在释加牟尼讲经时,飞天唱歌奏乐。打开一个洞窟,就是打开一段尘封的故事。

青海漫游纪:探访心灵的圣地

(旅拍作品:摄于西千佛洞)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想当年金戈铁马。天下第一关,固若金汤,风韵犹存,保存完好。离合悲欢演往事,愚贤忠佞人当场。戏台上演尽人生的春夏秋冬、悲欢离合。无奈不是很懂戏。萧关逢侯骑、西出阳关无故人,多少个关卡啊,多少代人啊,多少的故事啊。从关照到护照,从烽火到卫星,时代在进步,叹人心不古,不如顺应改变,主动改变,有些东西不能变,有些东西坚决要变。游文化古迹,总是会有一丝丝的担心,不知道哪一天这里的故事会被淡忘。头号玩家中描绘了一个人人沉浸在虚拟世界的惨淡未来,反乌托邦的题材为何在近两个世纪突然增多,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现代科技飞速发展。人们足不出户,甚至只凭游戏中的精美复刻便能游遍所有的名山大川。但这其实和被关在学校里空有抽象的知识却无实在的体验的学生并无两样。龙应台所言:给孩子们讲一百节美学课不如让其去古老的城市里亲自走一走。古建筑的美,古城的美,历史的美,听一百遍也只是身临其境,但当你的脚真的踏上那一方土地的时候,当你的耳边呼啸而过茫茫大漠的风沙的时候,你突然开口大叫:我真的来了!

我不敢过夸大经历的重要,但“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绝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有人总会过分夸大自己的存在,诸如“浪费时间”之类自大的话,你从来不曾拥有过时间,又何谈浪费呢。嘉峪关也是一样,你看或不看,都在那,也许他与你无关,但你若不看它,你和它,亦都两不相欠、毫无损失。但正如公民权利是可以放弃的一样,你可以对一切精神甚至是物质无所谓,但前提应该也必须是维护同类乃至代际公平。杨利伟曾称:在神舟五号上可以清晰的看到长城的模样,此言引来无数外媒的冷嘲热讽。且不管这话的内容是否属实,中华民族的长城情怀可见一斑,不到长城非好汉,从抵御外敌的长长的城墙,到接纳天南地北的游客的长长的城墙,历史似乎在跟我们开玩笑。一砖一瓦,一沙一石,都在讲述着关內关外可歌可泣的故事。

青海漫游纪:探访心灵的圣地

(旅拍作品:摄于嘉峪关)

本文来源苦不迭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青海漫游纪:探访心灵的圣地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28796.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