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一座雨水中荒凉的城”

—— 海子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一座雨水中荒凉的城”,海子在《日记》中这样描述德令哈。德令哈在蒙古语中意为“金色的世界”,这就是在戈壁上新兴的一座小城。但是看到城内外的绿意,实在不敢相信这里曾经是荒凉的戈壁。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德令哈是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首府,自1988年建政以来,一年比一年繁华,一年比一年更绿,如戈壁瀚海中的一座绿洲孤岛,傲然生长,再也不是海子诗中的那座“雨水中荒凉的城”了。德令哈这座城市几乎没有历史,所以海子在德令哈留下的这篇诗作成了这儿最具代表的文化符号。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晚饭之后,我们出来欣赏德令哈的夜景,此时已经晚上9点多,天空刚刚暗淡下去,巴音河上的音乐喷泉正在上演。随着音乐的旋律,喷泉变幻着姿态,动态的三维影像投影在喷泉之上,岸边的建筑上的灯光也随着音乐的节拍忽明忽暗。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河岸就是海子诗歌陈列馆,没想到这么迟了还在营业,馆内陈列着各种版本的海子诗集,以及围绕着“今夜我在德令哈”的各种衍生作品。或许是因为和海子茶馆、海子酒吧相连,所以一直开门,可以进去来上一杯,在戈壁的小城里,仰望着星空,思考一下人生。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同两位大哥约定的出发时间是在第二天10点以后,所以理所应当的睡到了9点多。出门到外面走走,虽然太阳当空,却很清凉的感觉,微风拂过还有一丝凉意。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从德令哈到可鲁克湖往返100公里,区间没有任何的补给点,要带足干粮和水。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紫外线会如此之毒,仅仅几个小时,手背便被晒伤。去程还好,一路顺风,2个多小时骑到可鲁克湖畔。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等候鸟飞回来。可鲁克湖在蒙古语中是“水草茂美的地方”,在荒凉的怀头他拉草原上,只有湖周围一片长满了茂盛的植被。与可鲁克湖相连的还有另外一个湖泊——托素湖,托素湖在蒙古语中意为“酥油”。两座相连的湖泊,一小一大,被当地人称为情人湖、褡裢湖,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情。最本质的区别,可鲁克湖是淡水湖,托素湖是咸水湖。青藏铁路从两湖之间穿过,可鲁克湖与托素湖如一对情侣坐在草原之上。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远处望去,有座如金字塔般的山在湖畔耸立,那就是白公山,著名的“外星人遗址”就在那里,在那里发现了一些铁管,在科技不发达的千年前是根本不可能冶炼出来的,所以只能归结于神秘的外星人。而地质专家则认为,可能是某种特殊的地质作用形成的。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买过门票只能在码头上走一走,如果有时间的话,还可以坐船深入湖心。景观平台上有很多当地人在垂钓,可鲁克湖有着丰富的天然养料,自从在投放了引进的鱼苗,这里的水产业得到了迅速的发展。而托素湖则几乎没有鱼类。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码头不大,很快就出来了。稍作休息,骑行返回。逆风而上,很快就骑不动了。在几近崩溃的状态下,靠着两位大哥的帮助,终于赶上了前往西宁的列车。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周末的火车很拥挤,很多人都是要去西宁的。刚上火车,我的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我自己,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都不舒服,此时此刻我只想躺着。

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在西北有很多特色的主题列车,这班列车就是“德令哈号”列车,每天往返于西宁与德令哈之间。无论是车体还是内部的彩绘,都洋溢着浓郁的高原风情,广播里介绍着一路上的风土人情,耳畔里回响着熟悉的《德令哈一夜》。

看着窗外烟雨中依旧车水马龙,

始终无法清晰地记起昨夜谁入梦,

毕竟心里也不敢轻易去碰刚愈合的痛,

你再忍一忍,你再等一等……

本文来源三六度张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德令哈一夜,海子的诗与情人湖的故事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48108.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