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郎-《德令哈一夜》,背后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秋季的一个雨夜,一个24岁的年轻诗人海子,在乘火车去西藏孤身经过德令哈这个小城时,不知是那根神经拨动了诗人的琴弦,不知酝酿了多长时间的诗情伴着积压了半生的哀怨,终于火山爆发般冲出诗人的胸腔,写出了《日志》这首诗,在作品里,诗人没有赞美德令哈的草原和秀丽的高原风光,他记载的只是一座在雨夜里荒凉的城,记载的只是一份爱的纯真和悲凉。海子的诗,美得让人心碎,尤其是对这个世界尚存美好希冀的人们。8个月后,25岁的诗人海子卧轨自杀,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德令哈有幸,结缘“诗人”,这座本来不起眼的西部小城,因为诗人海子的那首《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从此闻名遐迩,“德令哈”一词也因此成为忧伤的代名词。

刀郎-《德令哈一夜》,背后的故事……

德令哈一角

刀郎-《德令哈一夜》,背后的故事……

走向德令哈

若干年后,又一个挟着西北风的苍凉、风尘仆仆的歌手刀郎,追随着海子的脚步来到了这座小城。

刀郎-《德令哈一夜》,背后的故事……

刀郎

下面这篇转载自刀郎日记《海子德令哈青海湖杂谈 》:

为了这首诗专门去的德令哈,

不过当时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思。

从乌鲁木齐驱车到德令哈的路不算太远,第一天到敦煌正好1000公里

休息一夜一早从敦煌出发下午就能到达。

可能太渴望见到这座雨水中荒凉的城了,错过了沿途大好的风景。

有可能目的性太强,期许过高

以为那份感动会一直在那里贮藏

所以现实和心理打了一个落差,

直觉告诉我

和王老的达坂城一样

真正的德令哈已经被海子带走了。

也许是心中没有了期许,人反而空松了

车窗外的景象直入眼帘:

高地上的草原、狂野而苍凉

雾云愁惨的映衬着雪山

过青海湖正好霪雨霏霏

若隐若现的银光更让人泪眼阑干……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就这样一遍一遍的默念着: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惟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惟一的,最后的,草原”

很奇怪,当时脑海里突然冒出这首歌:

“雪山啊,闪银光

雄鹰啊,展翅飞翔……”

此时一刹那、那时一瞬间

撕裂肝胆的痛和着暮色中的荒原

在青海湖畔如鬼魅般浮现眼前。

一行热泪喷薄而出

方向跑得差点下了路基

控制不住的自言自语:

“哥们,啥事想不开啊

干嘛要自杀呢”

任泪水与窗外的雨水一唱一和。

后来写的《德令哈一夜》

其实已经与这座城市不搭架了

算是对逝者的祭奠

也算对生者的劝诫吧:

生活坎坷在所难免,绝望时请

你再等一等、你再忍一忍。

本文来源天空的彩乐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刀郎-《德令哈一夜》,背后的故事……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48180.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