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哈拉湖无人区纪实:第七天,哈拉湖的呼唤,最是一抹深邃的蓝

探秘中国1000计划第126个秘境

徒步哈拉湖无人区纪实:第七天,哈拉湖的呼唤,最是一抹深邃的蓝

7月31日:哈拉湖北山梁—鲜花台地—哈拉湖北滩地,海拔4250米,徒步25公里。

一夜大雪,收拾行囊踏雪出发。深蓝兴奋地满山岗乱跑乱叫,她的情感毫不保留的释放给雪山、天空和鲜花。我想,在浩瀚的宇宙中,人类和雪到底有着怎样前世今生的藕断丝连,为什么这么多人对雪有着深沉的爱恋呢?这妞儿已经跑的老远,她真不怕碰见出来晨练的狼啊熊啥的!高原气象万千也是我爱上她的一个原因。不经意朝向随风他们时,乌云密布的天空已经湛蓝如洗,阳光照射大地,太阳的出场就是给力,万物瞬间苏醒,涌动着生命的气息。。。。。。这条通往山梁的路,开满凌寒绽放的高原野花,他们娇艳,他们顽强,他们乐观,他们阳光,看着朵朵头顶冰雪的花儿,想起了在高原恶劣环境下生存着的一切生命都值得我们尊重。翻过山梁,景象又换容颜,高原的壮美让我们感觉像只雪域雄鹰,遨游在如梦如幻的云端,驰骋的洒脱如变换的云惬意自在,天地山人的合一,让无声的雪世界不再寂寞。随风用杖指了指前方的小垭口,翻过它就可以看见我们梦寐以求的哈拉湖了。听了这话,浪迹和我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带着美丽憧憬,我们疾步翻过那道梁,站在梁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正如随风说的那样,我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望到了青藏高原深处那一抹无比纯净的蓝 ! 这是上苍留在地球上的一滴眼泪。望着那深邃的蓝,想起了代青塔娜那首《青海湖》的歌词:

我驻足在你的身边

这圣洁让人心碎

你却用阳光和风将我拥抱

轻柔的波澜是你的呼吸

安抚着我的思念

你是天的眼神

凝望这消逝的每一个瞬间

让幸福绽放出金色的花朵在青海湖的岸边

我用额头触碰你脚下的泥土

愿心中有你赐予的一片蔚蓝 。

湖际在眼前,朝着这醉人心脾的蔚蓝,惬意前行。随着海拔的降低,雪越来越少,不断露出大片高山植物,在阳光里悠哉地晒着太阳。生命的绿色在雪中,你有多少感动在心中升起?走了2个多小时,还是那一抹蓝,这让我隐约感到,我们的路还遥远的很,就像那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雪山、白云和蓝天。越向前行,河滩里越来越多的支流交织着铺开,我跳跃了几条湿鞋后,发现再往前水量也越大,远方随风、浪迹的位置也全部是密密麻麻的河网,为了不脱鞋过河,我和远处的深蓝准备向右手边高耸的山坡爬行。向上攀登陡坡,让我着实费了力气,不过这里的动物为我留下攀山的脚印。大约在下午一点钟,终于登上了坡顶一览众山小,这里摆有玛尼堆和牦牛头。离开高地翻过一个陡坡转弯,能更清晰看见哈拉湖,此时,她终于由一抹蓝变得丰满了些。深蓝我俩走的是高出左侧河滩几十米的高原台地,路平坦柔软,这是我们走的最舒服的一段道路,上面秀满了无数茁壮艳丽的鲜花,爱的我俩手舞足蹈。回首随风和浪迹,则选择了走台下的河滩。我俩走的飞快,可走了2个多小时还是和以前见到的那样遥远,而且哈拉湖上方的黑云以极快行走的速度笼罩湖面,我们步伐更快,都希望在最后一抹阳光里到达她的身旁欣赏着湖光粼粼的美景。可是一个多小时后,哈拉湖离我们还是那样遥远,这让我俩很沮丧,生气的慢下脚步来,不再追逐那黑的像魔鬼的云了。又走了半个多小时,高台越走越高,我们开始在爬升,离湖面已经有了很大的落差,如果再走到尽头可能是悬崖型,所以在高台左侧我俩留恋地下撤到河滩上。坡底,开满了很多黄色的蒲公英,这生的洒脱,飘的自在的花儿叶子可以当野菜吃,我俩借助登山杖去铲,采了一会抬头不见随风他俩,便去寻找他们。我和深蓝都因受了寒不想再拖鞋过河,就顺着河流向哈拉湖的方向寻找有石头可以蹬踏的地方过河。找了好几条河,都没有合适的过河点,才发现我们站在高台上看下面觉得只是一条细河,可到了跟前原来水很深很宽,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漫长而又焦急的寻找。迂回转折好久,也没有寻到不用脱鞋的过河点,却浪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体力,越向湖边走,水量越大,因为这些支流在离湖更近的地方慢慢合流,水面就更宽,这时天更冷了,我和深蓝开始烦躁起来,而随风和浪迹还是没有见到。虽然知道越往下水越深,可我俩已经找的发傻,脚步还在没命地向前寻着。就这样,天色已晚,深蓝终于彻底清醒,即使过了河到湖边还要走很长时间,不能再为过河耽误了。我只好打消了念头,和她选了一处很宽很深但只过一次的主流河脱鞋淌过去,脱鞋,最终还是以脱鞋作为整个行程过河中的全剧终。

此时,浪迹急匆匆从对面的草原上过来寻我俩。随风已经走到左侧滩地深处。我们跟上浪迹继续出发。此时的哈拉湖又恢复了碧空如洗的宁静。离我们近在咫尺,疾行起来依旧漫长,是啊,想目睹圣湖的芳容,就得先苦我们心志,饿我们体肤,劳我们筋骨!本想天黑之前走到哈拉湖边,可天又阴沉下来,要下雨了,我已经疲惫不堪,冷的受不了,步伐凌乱,盼着浪迹赶紧选择营地。大约走到晚上7点多,终于有一处清澈的水洼出现在草滩上,周围相对干燥,选择在这扎营,我盼了这句话好久好久,一屁股瘫倒在那里,任由风吹鼻涕飞,我要喘息,他妈的呀,走平坦的草原一点不比爬山省力,今天我们走了9小时。

今晚我们喝到了忍着手迸裂的剧痛采摘的蒲公英汤,今生最美最回味的汤。

行者:绿的永恒

领队:往事随风,队员:绿的永恒、浪迹、海底深蓝等,总共4人。

徒步哈拉湖无人区纪实:第七天,哈拉湖的呼唤,最是一抹深邃的蓝

徒步哈拉湖无人区纪实:第七天,哈拉湖的呼唤,最是一抹深邃的蓝

徒步哈拉湖无人区纪实:第七天,哈拉湖的呼唤,最是一抹深邃的蓝

徒步哈拉湖无人区纪实:第七天,哈拉湖的呼唤,最是一抹深邃的蓝

本文来源雪灵谷自然地理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徒步哈拉湖无人区纪实:第七天,哈拉湖的呼唤,最是一抹深邃的蓝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51986.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