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青藏高原行游记(二)踏上三江源-青海玉树州

自驾青藏高原行游记(二)踏上三江源-青海玉树州

猫哥、猫姐驾着小越野车沿着国道214向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州政府所在地结古镇进发,越过玉树附近一个垭口后,地势未升、反而降低了,景色大变。

离开花石峡后,一路是典型的青藏高原风光,地势平坦、开阔,山远天低,有绿草铺陈,延伸到天地交界的远方。一路上更是没看见过树——海拔太高了,树也是怕了。

过了这个垭口,一下子驶入了山谷,看见树,稀稀疏疏长在河谷里,路两旁的山压了过来,景观没有早些时候那么舒展,但山形变化无常,河流蜿蜒曲折,景致的变化,让有点昏昏欲睡的猫姐完全清新。

自驾青藏高原行游记(二)踏上三江源-青海玉树州

更让人兴奋的,是突然看到了土坯房子,还有沿着山脚一层层往高处修出来的田。

虽然没有南方水城的小桥流水人家,但也是一幅世外桃源的静谧。

此时,作为初上四千米海拔高原的菜鸟级选手,猫哥猫姐因为高反,脑袋肿着、脸也虚胖、嘴唇仍然发着紫,但是突然感觉全身舒坦多了。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觉得空气新鲜了,氧气量增加了,湿润润的,呼吸顺畅得多了。

自驾青藏高原行游记(二)踏上三江源-青海玉树州

这是回到内地了嘛!

后来才知道,在青藏高原高海拔的地方,越是干燥,植被少,氧含量也就低,高原反应也愈加越强烈。原因很简单,高原气压低,身体里的水分都被挤到细胞外面,这是高原反应的原因之一。

就这么过了通天河。大河河流湍急,阳光下的河流也不是那么清澈的。是的,含沙量不小。

这是长江的上缘,进入四川就改名叫金沙江了。

玉树境内的通天河,在《西游记》里可是老有名了。

说是唐僧带着徒儿从西天取经回来,再次趟过此河时,又遇到了麻烦。因为河里的老鼋当年曾驮着他们过河,并请他们帮忙,问问如来佛他什么时候能变成人形,结果,这师徒四人忘了。

老鼋急了,把师徒四人掀翻入水,带着的经书也落入水中,此为师徒该经的九九八十一难中最后的一难。

师徒四人当然有本事出得水来,可是经书就四处飘散,于是急忙收集,放到石头上晒经。

如今是不需要老鼋驮着过河了,有大桥。后来玉树地震,但那大桥仍然安然无恙。

过了通天河不久,就到了州政府所在地结古镇。

自驾青藏高原行游记(二)踏上三江源-青海玉树州

玉树州所属辖地,素有中国三江源的美称,长江、黄河、澜沧江都是从这里发源的,州政府所在地的结古镇这个地方,就有三条河流过,分别属于长江和澜沧江水系。

结古镇就沿着河流而建。

自驾青藏高原行游记(二)踏上三江源-青海玉树州

一夜没怎么睡好的大家伙儿,到了结古镇,因为身体不那么难受了(仍然隐隐头疼着),就兴奋起来,决定慰劳自己,尝尝当地藏餐。

吃过刺身,可谁想得到藏餐里也有刺身这种吃法呀!

这就是猫哥、猫姐印象最深的一道藏餐,生吃牦牛肉。

餐馆里的人知道猫哥猫姐是汉人,端上来的调料是酱油做的。

这一路过来,如果在大草原上看得见牧民,牧的都是大牦牛,海拔高啊,牦牛是最适合在这里生存的,有“高原神舟”的诨号。

自驾青藏高原行游记(二)踏上三江源-青海玉树州

看着桌上的生牦牛肉,猫姐真下不了筷子,猫哥混不吝,大大咧咧吃一口,行啊,还挺嫩。于是鼓动猫姐也下了手,发现真的不难吃。

这真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猫姐上洗手间的功夫,看见邻桌的藏族同胞都沾着红红的酱汁吃生牦牛肉,一打听,才知道那才是正宗吃法,沾牦牛血。真给惊着了,也真感谢服务员没把那玩意儿端上来。

到底还是有高原反应,睡得不那么安稳,早上实在躺不住,几个人就爬起来到外边小逛。

看见四处有炊烟的样子,空气里飘着淡淡的树脂的清香。

猫哥开始抒怀了:真是环境纯净啊,人家这早饭都跟咱内地的味道不一样,没油烟味儿。

猫姐眼尖,咦?怎么这早饭在家门口做?这到了冬天,为吃个早饭还不得冻坏了?

后来知道是自己露怯了,那哪是在做饭,是藏族人的一个习俗。

原来,藏族人的信仰里,有这样一个内容:世间遍布神灵,他们也饿、也要吃东西,但又不食人间烟火,只要闻道桑烟之香味,便如同赴宴。

自驾青藏高原行游记(二)踏上三江源-青海玉树州

于是,总是一大早,家家户户就忙着把松柏枝和青稞放到门外的炉子里烧,给神灵以美味,给自己以精神解脱,消除业障,远离厄运。

那炉子有个念起来很雅致的名字:煨桑炉。

自驾青藏高原行游记(二)踏上三江源-青海玉树州

后来猫哥猫姐驾行在青藏高原各地时,看见当地人晨起后燃起青稞和松树枝,就会想起在结古镇第一次看到煨桑炉的自己,还有那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的清香味。

本文来源精品咖啡文化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自驾青藏高原行游记(二)踏上三江源-青海玉树州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52406.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