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有人说,或许我们走那么远,不是为了看风景,而是为了去天地的尽头会一会自己。因为只有在那样遥远的地方,你才能把喧嚣的人世抛在身后。

我的西游之旅,也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出离—想去一个遥远的地方,重新审视一下尘世中的自己。 油箱里加满油,再次确认行李和人都在,把音乐打开随机播放,竟是许茹芸的一帘幽梦。

我觉得这是个好兆头,梦一样的开始。

出发

坐进车里,整个人就自动切换成旅行模式了。 我的旅游模式是葛优瘫进整个座椅,唯恐身上哪一个细胞不能得到旅途的安抚。老孟则是变得思维活跃起来,途中过武当山不入,得诗一首。

长驱过云梦,行行近武当。路疑筑堤成,山如抱瓮藏。雨既复泽国,雾犹翳斜阳。道人今安在,仙游宿何乡?去去勿复顾,吾将向远方。

道人是不是出去仙游了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要去远方,“去去勿复顾,吾将向远方”,何等决绝与得瑟。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去远方的路上,遇到一个隧道名曰“大老虎沟”。老孟一副神棍附体的口吻说:我不用掐指头都能算出,前面隧道一定是小老虎沟!驶近一看,老虎沟没有错,但是没有“小”字。我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嘲弄他的机会,他讪讪地说再前面隧道一定是小老虎沟,我跟你打赌!还没来得及商量好赌注是什么,前面的隧道就在眼前了,远远望去,果然很像小老虎沟,我正暗自忐忑这回要输了,驶近一看,卜吉沟隧道,甚是形似而已。

旅行中生活方式的转换,常常能让我们从稀松平常的小处发现新的美好,亦有时间打一个不着边际的赌,晒一晒车窗里的夕阳。日子当如此浪费,才不算浪费。

袁家村

抵达袁家村时已是次日过午。袁家村并非古村,青砖黛瓦,格局紧凑,倒也颇有韵味。小吃街汇集了各种传统工艺,加之食品卫生督管得力,可谓座无虚席。最后一张图片里老爷子专注炸薯条的神情,彷佛这个锅就是他的千军万马,街上的行人,都从他的全世界路过。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如果说袁家村是吃货的天堂,出来觅食则是通往天堂的天阶。我的经验是上台阶要缓步轻摇,取食物要少分量多种类—每种都选最小售量,沿街扫荡下来,你也刚好饱了。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好吃不好吃有什么打紧,一个异地的午后,在竹林的掩映下喝上一壶茶,然后沿街扫荡各种美食,边走边吃品味着他们的风土人情,好不好吃都是一种幸福。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当时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在整理游记的时候,会是怀着一种羞愧及羡慕的心情上传图片:1,吃的多不是你的错,出来现就不对了。 2,那时的自己,肠胃真好哇。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第二天,椅子把太阳拉的老长,我则踩着太阳晨跑。

还没睡醒的袁家村别有风貌,客栈门虚掩着,朝阳爬过围墙照在散落的槐花上,时值七月,居然还有槐花,我住在客栈二楼,槐树正在门前,推门就是花冠,彷佛伸出双臂就可以在花冠之上飞翔。

街道上只有三两打扫卫生的店家,准备新一天的到来。人潮褪去后,才发现街道很是油滑,可见饮食之力并非一日之功。外围正在扩建,核心区是青色调,新建筑是土黄色调,看起来像是把泥土胡乱拍在青砖上,原始而又粗狂,我那无处安放的担心又来了,下雨可如何是好呢。忽见路牌显示这里离秦琼墓直线距离不超过50米,李世民也葬在附近,忙调转头,向客栈跑去。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老孟则更关心醋缸,他总是别有机杼。缸能容人大小,上四下五共有九个,我在群缸中间合了个影,竟得谀诗一首,险些喷饭。

醋坊列醋瓮,上四下有五。君来厕其间,意若十全补。醋能化食痞,君能消心蛊。酸中自带甜,斟酌宜樽俎。岂如吾辈酸,但欲催人吐。

若得“十全”补,我岂非也成了醋缸?幸好“君能消心蛊”拍的颇到位,我见自己还是个多功能醋缸,倒也没被催吐。

青海湖

抵达青海湖的时候,天蓝的彻底,风吹的纯粹,空气里毫无杂质。青海湖的记忆蓝像带有些微丝绒的蓝缎子,依旧垂直悬挂在滨湖路边,让人措手不及,又不得不为其倾倒。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经幡飘舞,人头攒动,高反渐渐袭来。这一路的风景,即使你已经看过很多次,依然会有着致命的吸引,就像有人曾说过的那样:也许你不曾来过这里,但如果来了便不会再忘记。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毕淑敏说,到一个和现实的生活有很大反差的地方去旅游,在大自然的暴虐威力下,会真的开始珍惜自己的生命—-高反,就是一种会让你珍惜自己生命的暴虐威力。

青海湖的美,是大块色块和颜色强烈对比的美,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同时带给人以轻微不适,胸闷,失眠或者头晕。在这里,你会开始关注氧气,关注呼吸,关注你多年来不曾珍爱过的身体。

青鸟翔天,白牛涉水,湖蓝湛湛游黄尾。

山头梳雪系停云,不知系在峰峦几。

红日初斜,暮烟渐起,行窗静默眉弯抵。

一笺无处著锋毫,铅华到此真如洗。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茶卡盐湖离青海湖很近,值我来时,刚刚整顿好正式营业,盐湖的镜像感很好。赤足下水,盐粒颇有些硌脚,湖水沁骨的凉。同行的山之阿在很远的地方喊我,再往前走,再往前走,走到没有人的地方去。我一瞬间有些恍惚,彷佛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尽头,他的声音也变得飘渺起来。

后来才知道,他是为了避开游人干扰,让我单独在镜框里成像。拿到照片的时候,不尽的苍茫与清寂席卷而来,竟比现场感觉更有甚之。我很喜欢,给它起名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并做了微信头像,一直没有换过。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老孟不肯脱鞋,我一开始鄙视他,后来竟有些羡慕起来。虽然他有一双装在套子里的脚,但毕竟脚是亲身的,亲身的。

祁连河谷

到达祁连河谷的时候,孟有些惊呆了。只听山兄在一边似在跟我们说,又似在自言自语:我要标记这里,太美了。

河谷平阔,阳光从云层的间隙里透出来,在山和草的交替中阴晴不定。羊群缓慢的移动,从一个倒置的八卦图中渐渐走散,不成形状。草皮是一张巨大的绒毯,彷佛有着包罗万象的力量。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如果你足够细心,这个时候应该发现我换摄影设备了。或者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我碰上了一个有超强摄影设备和超高拍摄技巧的人。如果你足够聪明,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猜到是谁了,对,就是他,山之阿,那个不务正业的律师和还好有空旅行频道霸占者。

向着卓尔山一路前行,风景依然在路上。青稞,黄菇,虫草,胆小的旱獭和翱翔的苍鹰,视线所及辽远而又壮阔。驻车的崖壁上有一簇野花开的正好,爱吃肉的张小姐攀上去拍照,竟然发现一个鸟窝,几只刚出生的小鸟吸引了全部注意,野花都忘了拍,我曾一度担心这窝小鸟会不会成为张小姐的腹中餐。

藏民家的酸奶倒是原汁原味,只是我们这些被调料宠坏了的舌头消受不了。此时海拔,4126。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旅行就是一场被浓缩的生命,惊喜和惊吓并存,美好和意外不知道哪个先来,亦或者对于我们是惊喜的,对于它们是惊吓,正如未开眼的小鸟和仓皇逃窜的旱獭。

有人说,一个人时,请善待自己;两个人时,请善待对方。更有人说,这种善待,应该先从旅行开始。只有一个在旅行中的人,才能找回被柴米油盐磨损的灵气与鲜活。而让你受益终生的,亦不仅仅于此。。。。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有月依然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自驾6000公里,青海甘肃祁连山尽在囊中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54343.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