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海子“诗歌”的高原小城德令哈

是因为诗人海子那首令人伤感的《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还有歌手刀郎的那曲充满苍凉和伤悲意味的《德令哈一夜》。特别是随着青藏铁路的开通,德令哈,这座远在塞外名不见经传的小城更是名扬全国。

有“诗歌”的高原小城德令哈

“德令哈”乃蒙古语,全称“阿里腾德令哈”,意思为“金色的世界”。为什么这个在外人眼里的荒凉、僻静的小城有着这么一个响亮的名字呢?好多人为此感到不解。

有“诗歌”的高原小城德令哈

其实,西周时期,西羌人就在这一带游牧。公元4世纪初,吐谷浑进入柴达木立国建都(治所伏仡城),德令哈为吐谷浑辖地。唐初(公元663年)吐蕃王朝势力拓展,灭吐谷浑国,德令哈地区归吐蕃王朝辖。13世纪蒙古族兴盛后,势力很快进入柴达木地区。明朝为罕东卫辖地,后为蒙古诸部辖地,清属青海蒙古北左旗、北右旗辖地,民国时属都兰县。直到解放前,这里也不过是一个只有40多户人家,300多口人的荒凉的边陲小镇。

有“诗歌”的高原小城德令哈

德令哈之所以被国人所熟知,名扬大江南北,不是因为德令哈那悠久的历史和美丽的风光,而是与一个诗人有关。20多年前(即1988年),秋天的一个雨夜,24岁的年轻诗人海子,在乘火车去西藏孤身经过德令哈这个小城时,诗情伴着积压了许久的哀怨,终于火山爆发般冲出诗人的胸腔。

有“诗歌”的高原小城德令哈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有“诗歌”的高原小城德令哈

德令哈有幸,结缘诗人,使这座本来不起眼的西部小城,因为诗人海子的这首诗从此闻名遐迩,“德令哈”也因此成为忧伤的代名词。若干年后,又一个挟着西北风的苍凉、风尘仆仆的歌手,追随着海子的脚步来到了这座小城。我不知道刀郎写的唱的是谁的故事,海子的?他自己的?抑或是一个听到的看到的故事,但那苍凉悲伤的声音让我心碎。看着窗外烟雨中依旧车水马龙,始终无法清晰地记起昨夜谁入梦,毕竟心里也不敢轻易去碰刚愈合的痛你再忍一忍,你再等一等,是谁把我昨夜的泪水全装进酒杯,是否能用这短短的一夜把痛化作无悔,毕竟泪不是飘落在窗外无心的雨水,却要被打碎,就会随风飞……

有“诗歌”的高原小城德令哈

德令哈,一个诗人、一个歌手与一个城市的故事,诗因城而生,城因诗而名,年轻的诗人海子,就是因他写的诗,让人们记住了德令哈,也让人们记住了他,而德令哈,也因此成为中国文化记忆里一座千年飘雨的城市。

有“诗歌”的高原小城德令哈

本文来源坐在云端看日出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有海子“诗歌”的高原小城德令哈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54937.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