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去年盛夏,历时19天,行程近8000公里,我带着家人从上海出发,完成了一次环祁连山脉和柴达木盆地的自驾之旅,全程由我驾驶。在美不胜收的自然和人文景观中,最令我难以忘怀的,是那次勇闯哈拉湖无人区的经历。

1、身未动,心已远

哈拉湖,蒙语意为“黑海”,青海第二大湖泊,柴达木盆地区域最大湖泊,是深藏于祁连山腹地鲜为人知的高原咸水湖,湖面海拔约4100米。哈拉湖水源来自周围雪山的冰川融水,生存有藏原羚、旱獭、土拨鼠等野生动物,属无人区。站在哈拉湖南岸,海拔5800余米的祁连山主峰团结峰及群山横亘对岸,蔚为壮观。哈拉湖距离海西重镇德令哈直线距离约130公里,但却因群山阻隔、交通不便而鲜为人知。即使是在最晴朗的七月,从德令哈往返也需要10小时左右。

探险哈拉湖,是我此次旅程中最为纠结、也最为期待的一程。我必须尽自己最大努力去保证家人的安全,但我心中对于至美景色的向往,正如多年前第一次爬雪山时一样,洪水猛兽般无法抑制。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2、忐忑之间,毅然出发

我们在德令哈入住时咨询了酒店工作人员,他们描述了哈拉湖多变的天气、洪水塌方和直升机救援故事,并不建议我们前往,无疑给我们心理上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我查阅了网上一些从哈拉湖回来的驴友留下的资料。如果是从德令哈出发沿南线进入无人区,较几年前相比,路况有所好转,主要为砂石土路和车辙,往返车程约8-12小时,期间虽无手机信号,但危险性已大大降低,甚至一些轿车也成功抵达。而从天峻县北线和其他线路进入,要穿越冰盖沼泽,路况极差,天气无常,若无越野车队,非常危险。

我想,既然有轿车进入的先例,我们SUV车况不成问题。如果天气有变,立马掉头。夫人则非常焦虑和担心,她认为我们缺乏充足的准备,对无人区的情况完全不熟悉。母亲则毫无惧色,她对于哈拉湖没有太多概念,一路上完全地信任我,全听凭我的计划安排。母亲很具有冒险精神,毕竟旅行身经百战,同意天气有变立马掉头。我们经过一晚挣扎,还是决定出发一探究竟。

最终,我们在并不笃定的情绪中出发了。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一路颠簸,惊魂未定

从德令哈出发进入柏树山区域,前半个多小时是柏树山的盘山公路。对于这样盘山路,我也是驾轻就熟了。但好景不长,翻过第一个垭口后,路况急转直下,变成了单车道的碎石土路,搓衣板和弹坑从此不断。

起初,四面青山辽阔,两侧草原和荒漠不断变幻,一条窄路在其间蜿蜒,驾驶并不觉得劳累,反而是不住地惊叹。此次旅程中,我们曾沿青海湖环湖飞驰,从石乃亥一路逐日到黑马河;也曾从青海湖东北部的沙漠,向着祁连山的方向穿过无数大青山,把帐篷搭在原野上。我们曾经以为,那些就是青海的最美公路。但现在看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随着前路弹坑和沟壑越来越密集,弯道越来越急,路面越来越模糊,我们心中的不安和恐惧,也逐渐压过了惊叹和激动。车身无时无刻不在剧烈地晃动,我非常清楚车轮的轨迹,不得不尽量地躲避坑洞。

我们驶上了一段非常颠簸的砂土路,路堤就在一片滩涂上。我为了躲避大坑,车身过于靠边,左后轮滑下了路面,轮胎内侧壁与路基侧面摩擦,车身忽地剧烈向右打滑。说时迟那时快,我紧紧稳住了方向盘,车轮很快爬上了路面。我向左小幅转动且稍加制动车,身在侧滑中继续向前。

车上一片死寂,几分钟没有人说话。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迷失旷野,踟蹰不前

不知不觉已经开了一个半小时,期间经过了一个岔路,我没有停下思量,就凭感觉沿着主路继续前进。所谓主路,不过是荒漠旷野上略宽一点的土路。我观察阳光的方向,发现这段路是一路向西——而哈拉湖应该在德令哈以北!我印象中网上驴友的轨迹路线图,也是近乎正北的。

我随即下车,走下路面,踏上路旁的河滩,望向路的远方。我打开手机,通讯和网络果然都是断开的,只有GPS还能定位。如果将德令哈和哈拉湖之间画一条直线,现在我们的位置,还没有太偏离。但这一个半小时,只开了不到总直线距离的四分之一,这让我心中一惊。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此时,刚经历了侧滑的家人们还惊魂未定,又得知前进方向存疑,距离目的地仍非常遥远,已经流露出了明显的担心和恐惧。但我还不想放弃,因为单程4~6小时是正常的,定位也显示我们并没有明显偏航。我想再前行一段时间,如果路的方向仍然向西,如果定位已经偏离太多,就马上掉头返回。

在这样的搓板路和弹坑上又颠簸摇晃了半个多小时,我也开始动摇了。在这两个小时里,我们只看见过草原上和大青山下成千上万的牛羊奔腾,看见过土拨鼠时不时地横穿路面,从一个洞钻到另一个洞。但我们前后没有见到一辆车,没有看见一个人。我们终于意识到,这不是电影,是真正的无人区。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翻越垭口,遥遥无望

不一会儿,终于迎面开过来一辆皮卡,我赶紧停车拦下。对方是本地人,他给我们吃了颗定心丸,确认我们还走在去往哈拉湖的路上。

于是我们继续前行,但路况却越来越差。连续不断地剧烈颠簸和急弯,让夫人越来越焦躁不安,开始埋怨我准备不足,轻举妄动带着一家人来冒险。

这时,第二座高山已不知不觉拦在我们面前。或许很多人都走过连续发卡弯的盘山公路,在我国多省都有著名的险峻路段,而早年我也曾亲历过矮寨公路和天门山九十九道拐。但现在横亘在我们眼前的,不是一条修筑好的柏油盘山公路,而是一条布满坑洞的Z字型土路。我们举目而望,这条路大约只有十几个拐,但坡度很大,依附在上坡上,我们几乎只能干拔上去。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我开始慢速爬坡。高原氧气稀薄,自吸车的动力衰减明显。我们又是满载四人,后备箱塞得满满当当,我把油门踩到约四分之三,车子才以20左右的时速沿坡而上。在转弯处,由于半径小,坡度更陡,车轮还必须碾过躲不开的坑洞,以至于车身摇晃倾斜特别厉害,仿佛是挂在山边摇摇欲坠。我从挡风玻璃望出去,看不见路,只有天空和云朵。

这段路走得慢,更显煎熬。夫人已经屏住呼吸,握紧扶手,不敢乱动。

我们终于登顶这座垭口,换上手动挡,开始下几公里的长坡。有几处原野上的路段塌方,被洪水冲毁了路基。我们只能小心翼翼漟着水流,从乱石堆里蹚过,生怕扎破轮胎。经过两个多小时一刻不停的颠簸和惊吓,夫人已经魂不守舍。我在一处河谷的平坦处停了下来,GPS上显示才走了约三分之一路程。

我也开始动摇了。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望而却步,柳暗花明

我和家人商量。

夫人显然想赶紧原路返回,虽也不甘心——她知道这是我心心念念的哈拉湖。母亲也觉得路程比想象中远得多,虽然不置可否,但退堂鼓已经敲了起来。这时,我心里很坦然,同意返回。路程确实超出我的想象,更主要的是前后难见一人一车,我也没有底。如果此时掉头放弃,我完全不觉得遗憾。因为我尝试过,我们确确实实进入了柴达木盆地腹地的无人区——不是柏油公路一带而过的泛无人区;我们也已经领略过沿途的景象——在外面公路上和景区里看不到的高原景象。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正当我原地挪车掉头时,从后视镜里奇迹般地驶入了一辆白色汽车!我看着它一路摇头晃脑,冲过了塌方处的流水,朝我们开了过来。竟然是一辆标致轿车!

司机摇下车窗,我们像会师的红军一样亲切。车里是一男一女,居然也是从上海过来!他们飞到了西宁,租了这辆标致。他们也仅仅看了几篇攻略就上路了,也是孤身闯入这片“禁区”。

我们终于看见了人,看见了车,看见了同行者,看见了希望。他们看上去信心十足,完全没有我们这样的担心和惧怕(事后得知他们其实和我们一样的焦虑和没底)。于是我们结伴而行,他们就像是上帝派来的使者。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如释重负,心安神定

有了小标致在前面开路,我心里踏实得很。夫人竟然也奇迹般地像换了一个人,忘记了恐惧,恢复了热情。无人区里见到了人,就像是深陷泥淖抓住了救命稻草,给人无比的信心。我想到了那些地震中被困险境的人们,大概也是这样相互取暖。

小标致开得比我快多了,像小时候看的WRC拉力赛一样,扬起长长的风沙,一骑绝尘。也不知他们托了几次底,又如何冲过了溪水和大坑。这样看来,我实在开得谨慎。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在出发两个半小时后,我们终于开到了一个关口,停车登记。原来这里是哈拉湖保护区的检查站和保护站,每天要登记进入湖区的车辆。如果车辆超过了一定时间没有出来,他们就会联系车辆去搜救。这又是一剂强心针。

我们和唯一一位看守员攀谈起来。他说,现在每天有十几辆车进去,昨天刚有一辆车陷进路旁。进入哈拉湖的这条路,全年仅有两个月无积雪。也就是说,如果想要一睹哈拉湖的风采,只有在这两个月中遇上晴朗天气,才方便进出。这里天气多变,若是遇上风雨和降雪,道路塌方、洪水随时可能发生,被困其中完全可能。当然,那些从北面向南穿越的越野车队就另当别论了。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快马加鞭,一往无前

过了检查站,我们就安心地一往无前,也重拾心情观赏窗外的绝美景观了。高山、戈壁、草原、滩涂、溪流。我们看到了星罗棋布的巨石散落在大戈壁上,不知是外星人的造访,还是几万年前飓风的搬运,又或是几亿年前海底的岩石。我们惊呼着一只只藏原羚在驻足在奔跑,它们是藏羚羊的邻居,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是青藏高原无人区独有的生灵。

这个星球上的高原不多,论海拔,只有帕米尔高原和玻利维亚高原与青藏高原接近;而若论面积,则无他处媲美。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又经过两个小时,我们视野的尽头忽然出现了一片皑皑雪山。我一阵惊呼。我知道,雪山下面就是哈拉湖,上帝在青藏高原上的一滴眼泪。

在接近湖区的最后一段直路上,我们见到了最壮观的一次羊群。远远望去,它们仿佛是阳光下湖面上的光点,在闪烁在移动,无边无际。我一口气把车开到了湖边,此刻已有约十辆车先前抵达。其中不乏越野车和皮卡,也有像我们这样的SUV,甚至还有三部勇敢的轿车。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祁连山主峰团结峰及群山,如一幅画卷展现在我们面前。雪山的轮廓非常鲜明,一列排开,气势磅礴。这个画面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永生难忘。湖水比青海湖更蓝更清澈,没有一丝杂质。阳光、蓝天、白云、雪山、湖水、草原,色彩鲜明又纯净。风呼啸着一刻不停,把本就稀薄的空气又吹得更稀薄。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不可多得的人生体验

一路艰险,几番挣扎。如今道来,一身轻松。我们一生不也就是这样。

如果是完全不可控的风险,我们不会去冒险。如果是有八九成把握的事情,我们又觉得理所当然。只有在渴望又没有底的时候,往往需要在放弃之前再坚持一小段,或者需要有一位志同道合者一路相伴,又或者需要一位指路的前辈。

也许对于越野勇士们而言,这段旅程并没有什么难度。但对于我这个第一次自驾五千公里以上、持续大半个月的新手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如果最后看到的不是一片至美风景,我也丝毫不会失望。因为这一路上的所见所想,就是一生中不可多得的珍贵回忆。

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本文来源蒋小瓜的爸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勇闯哈拉湖——人生难忘的12小时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63134.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