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自驾在可可西里,距离天堂仅一尺之遥

俗话说: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我喜欢读书,也喜欢旅游。而且在旅游的路上,我可以接触不同的人,看不同的风景,品尝不一样的美食。

但是在2015年9月份去可可西里的那趟旅游,却让我在如天堂的地方,差一点真的进了天堂!

在2015年8月份的时候,我就和另外4个朋友一起约好,在9月中旬自驾去西藏,赶在国庆放假之前,避免遇上人流高峰期。

我们本来打算走川藏线,从318国道进去,但是刚好在那个时候,有一段不锈钢桥梁坍塌了,需要一个多月才能维修好。最后,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决定还是走西安->兰州->西宁->可可西里这条线。

我们一行人从东莞出发,一路欢歌笑语的,从没有想到后来会让我们的生命都差一点丢在可可西里无人区。

我们在西安参观了秦始皇兵马俑后,就到了兰州游览了黄河母亲桥,然后去了青海湖,感觉还不错。

在进入可可西里之前,我们购买了足够的葡萄糖溶液和氧气罐,以防万一。后来证明,我们无意识的举动是多么的有用,拯救了我们的生命。

我们到达了进可可西里的检查站,办好手续后,就驱车直入了。沿途的风景真的是美不胜收,让人心旷神怡。

我们到达昆仑山关口的时候,遇见了几个驴友。经过交谈,得知他们是从深圳来的。真的是他乡遇故知,我们倍感亲切。

他们一行人有两台车,为了相互有个照应,他们给了我们一台对讲机,以方便联系和沟通。

看着无人区的空旷,天是那么蓝,那么近,似乎是触手可及,加上车上放着那首悲伤的歌曲: 当爱已成往事。 张国荣的嗓音加上周围的环境,我突然就泪流满面,伤从心起,不可自抑。

在那个时候,似乎一切的爱恨情仇,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都是那么的渺少和可笑。只有身边的这片天地,才能让我们的心灵彻底净化。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进入了可可西里的腹地,下午的阳光越来越强烈,眼睛看过去,全是白茫茫的一片,也是人最犯困的时候了。

我们是两个人轮流开车,我和另外一个朋友。这时,车上还是比较热闹的,坐在后面的三个人一直在唱歌,和前面车子的人用对讲机唱歌猜谜语。

经过了4600米的高原后,我有些高原反应了,但还是坚持不吸氧,只是喝了几瓶葡萄糖口服液。

我的朋友在开车,我坐在副驾驶座上,靠着车门打电话,完全没有注意我朋友的车速已经上了120公里,在这个起伏如波浪的路上,这是相当危险的。

突然,我眼角的余光隐约看到朋友在向右猛打方向盘,紧接着我就感觉车身一震,开始向左边倾斜并翻滚,我的第一反应就意识到翻车了。我还比较镇静,对着电话说,我不和你说了,我的车子翻了。

翻了几个滚,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我什么感觉都没有,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其他人也赶紧下了车。

我看到车子的轮子全部都坏了,车子的挡风玻璃也裂开了,发动机还在轰隆轰隆的转动。

我扭头看我的朋友,他已经吓呆了,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我喊了他几声,也还是没有反应。再看看其他三人,都吓的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我只好,再次钻进车里,把车子熄了火。然后,开始在车里车外的寻找散落的钱包,眼睛和其他行李。这时,我的朋友也从惊吓中醒了过来,赶紧帮我一起把车上的行李全部搬了下来,堆积在一起。

我们互相询问有没有受伤的,还好,都只是皮外伤,而我时比较严重一点,眼角的肉被玻璃划了一个口子,流了一些血。

我也顾不得这个伤口了,赶紧打电话给交警,结果很让人失望,由于我们的地方太偏僻,警察说如果他们过来,至少要8个小时,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自己在附近找车。

看着渐渐暗下的天空,和逐渐寒冷的天气,我们知道不能再拖延了,又害怕会有狼出没。我们联系了给我们做意外险的保险公司,在他们的帮助下,给我们找来了拖车和一个私家车。

在等车子来的过程中,我们把带的书籍和部分衣服点着了取暖,也是给救援车辆一个信号。因为,这个地方,我们根本不知道在哪里。

还好,有一个路过的人停了车,大声询问,要不要帮忙,我们说车子已经安排了,但是需要他帮我们看看公路上的里程碑是多少公里。那个陌生人很热心,很快就给我们打电话说了路碑上的数字,我们再告诉救援的车辆。

等先把车辆拖走后,我们全部上了那个救援车,带我们驶向50公里外的一个小火车站,通往拉萨的。

在车上,队友们还是在发抖,车子稍微开快一点,都大声尖叫,司机不停的安慰我们。

这个时候,才有机会问我的朋友发生事故的原因,原来他因为是高原反应导致了意识模糊,才让车子走偏,翻车了。

我们赶到了火车站,我已经感觉高原反应很厉害了,我怕了几个台阶就不行了,坐在地上不停的吸氧,心跳咚咚的响,快而急促,头开始痛,像针扎了一样的痛。

我们好不容易等到了火车进站,可是在上火车的时候,出现意外了。列车长看到我们几个人的狼狈样,又加上我头上的伤口,他不让我们上车,说会有风险。

我们没有办法,只好坐在售票大厅的椅子上等天亮。但是,因为受过惊吓,加剧了高原反应的程度,又天气寒冷,我们都精神欠佳。

还好,车站的管理人员了解了我们的情况后,把我们带到旁边的一个小房子里,有地热。我们终于可以躺在地上暖暖的睡觉了。

但是到半夜的时候,车展下班了,要我们离开,我们人生地不熟,又高原反应,走不动了。

最后,车展的管理人员看到我们确实是情况特殊,就用他们的车把我们带到一个旅舍里,安排我们住了下来。

我躺在床上,感觉死亡是如此的近。我的心脏跳动的声音,我都能听到,而且能感觉到它的急迫。同时,头又疼痛欲裂,真的是生不如死,在痛苦的呻吟声中,我才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后, 我去旅店的食堂吃了些馒头和稀饭,才慢慢好转。

我们后来坐上了火车回到格尔木市,一到地方,所有的症状就全部消失了。

经过这一次事故,我们都感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这时我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距离天堂如此之近,而且还是在美如天堂的地方!

本文来源帕瑞斯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那一年自驾在可可西里,距离天堂仅一尺之遥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63615.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