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衣草文|想念青海湖

青海湖畔想念青海湖莲花香片想念青海湖,大概是在7岁那年的春天开始的吧。那是在全家从格尔木迁往西宁的途

勋衣草文|想念青海湖

青海湖畔

想念青海湖

莲花香片

想念青海湖,大概是在7岁那年的春天开始的吧。

那是在全家从格尔木迁往西宁的途中,一辆拉着全部行囊的大卡车,一路上翻山越岭,在望不到尽头的茫茫戈壁中颠簸,我和哥哥缩在爸妈的怀里昏昏欲睡。突然,爸爸轻声说了一句,到青海湖了。我睁眼向车外望去,远远的天边有一抹浅浅的蓝色,在荒芜单调的戈壁中显得那样的不同寻常,那就是青海湖吗?车子在行进,那抹蓝色时深时浅,时近时远,近时便看得出是一片水域,浩大而无边。车子驶了许久,那片蓝色才渐渐消失不见。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青海湖。年幼的我从未见过大海,而那一片蔚蓝的青海湖便定格成了心中的海,总想什么时候走近它。那个时候,“旅游”对于大多数忙于生计的普通百姓来说还是一个奢侈的概念,始终没能去,后来便远赴他乡。一晃二十多年过去,我也已经在真正的海边生活了十余年,然而去青海湖却始终还是一个未了的心愿。

这个心愿是在春天实现的。回到西宁的第二天,天微微亮,按着预先的计划,我们一家便驱车上路了。父亲在青海生活三十多年,是青海的活地图,他当仁不让地成了我们的导游。一路西行,路况很好,是近两年新修的高速公路。母亲一路感慨,这路不知比当年来青海时好了多少倍。四五月份正是内地草长莺飞,春意盎然的好季节,高原的春天则迟得多,草场要到夏季才返青,此时还是一片枯黄色的干草,没有一丝绿意,看上去甚是荒凉。不过,山坡上成群的白色羊群和黑色牦牛群倒也为这片荒凉注入了生机。

一路西行,经过了日月山和倒淌河,一个多小时后,出发时有些阴郁的天空慢慢放晴了,父亲说,今天真是天公作美,这青海湖的水是随天气变幻颜色的,若是晴天,水就是湛蓝的,若是阴天,水看上去则是浑浊的。远远的那片蔚蓝就是青海湖了,那水仿佛是从天空中倒挂下来一般,水天浑然一体,真是神奇,这大概是因为地势的原因。

车子行进中,那片湖水似乎还很遥远,可不一会便能清楚地看到湖岸了。我们决定将车子停在路边,去亲近一下湖水。走过一片乱石滩,到了湖边,湖水平静清澈,掬一口冰凉的湖水放入口中,微咸,没有海水那般苦涩。远眺,是无边无际的蓝,碧澄如洗,浩瀚似海,却又与海有着不一样的韵致。说起来,我对海已经很熟悉了,海总是热闹的,总让人有投入其怀抱的冲动,而青海湖是安静而平和的,有圣洁的美感。梦幻般的湖水让浮躁的心沉静下来,面对这苍茫的天高地旷,时间仿佛停滞,任何语言的描述都显得多余。

勋衣草文|想念青海湖

青海湖曾被《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中国最美的五大湖泊”之首,它最美丽的季节是在七八月份草场返青,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开放的时候。每年7月,“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在此举行。这是世界上最高海拔的国际公路自行车赛,在它的官方网站便有一幅以此为背景的宣传图片——金黄的油菜花,蔚蓝的青海湖,远处的雪山,蓝天,白云,连同疾驰而过的自行车赛手,构成一幅动静结合,自然与人类和谐共处的完美景象,那便是世人公认的青海湖最经典的美景了。

鸟岛是青海湖最具特色的景观,位于湖的西北部。这个季节虽不是青海湖最美的季节,却是看鸟的好时候。四五月份,从南方来的斑头雁、棕头鸥、鱼鸥、鸬鹚等十多种候鸟飞来,在这片远离扰攘的净土上营巢产卵,安心抚育下一代。

鸟岛包括两处,一处叫蛋岛,另一处叫鸬鹚岛。通常所说的鸟岛指面积较大的蛋岛,事实上这是一大片滩涂湿地,并非独立的岛。为保护鸟儿不受游人的干扰,蛋岛上建了观鸟塔楼。我们只能通过塔楼的窗户远远观察,看不到想象中遮天蔽日、群鸟飞翔的壮观场面,大多数的鸟儿在那里静静地趴窝,耐心地等待雏鸟的到来,偶尔还能看到一两个被粗心的鸟妈妈遗忘的鸟蛋。鸬鹚岛则是名副其实的一块小岛,确切说只是湖岸附近的一大块岩石,也做了围栏保护。岩石上无数黑色的鸬鹚静卧,自成一个遗世独立的小天地。有鱼鸥不时飞过,伴着婉转清亮的鸟鸣,在水天一色的蔚蓝之中,宛如自由自在的精灵。

勋衣草文|想念青海湖

鸬鹚岛

从鸟岛出来,便踏上了返程的路。来时走的南线,回去时走北线,为的是看一看金银滩和原子城。高原的天真是多变,在鸟岛时还是晴空万里,归途中天色又阴沉下来,竟时不时飘过一阵小雨。

金银滩,多么诗情画意的名字,当年美丽的藏族姑娘卓玛一记轻轻的鞭打,便让多情的汉族小伙念念不忘,一首美妙的歌曲就此流传开来,这首《在那遥远的地方》勾起多少人对金银滩草原的无限向往。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就是在这充满浪漫色彩的美丽草原,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和第一颗氢弹爆炸试验成功。50年代末,一座面积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原子城在这里落成。如今,核基地已被拆除,昔日的原子城已成为海北州府所在地,当年的厂房及基础设施依旧保存,成为旅游景点向游人开放。这是全世界第一个,也是惟一成为旅游景点的退役原子城。

我们特意进到镇里,镇子建得很漂亮,却极其安静,几乎见不到行人和车辆,十字路口的红绿灯都显得有些寂寞。在一条名为“原子路”的马路尽头,由张爱萍将军题写的“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纪念碑高高耸立,纪念着往昔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回到西宁已是华灯初上,城市是一成不变的拥挤与喧嚣。儿时的梦圆了,可心却始终牵挂。回青岛之后,我将家里和办公室的电脑桌面图案全部换上了青海湖的风景,让这颗思念的心时时得以慰籍。

*作者:莲花香片,文字爱好者,蒋勋粉丝。相信读书是一生的功课,在简书留下自己读书、观影的点滴记录,本文由勋衣草美学社整理编辑,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作商用!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谢谢!^_^

勋衣草美学社

以布道之心传播美的感动

搜索微信号JiangxunMeixue

本文来源蒋勋美学粉丝团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浪青海》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勋衣草文|想念青海湖

本文链接https://www.224m.com/26126.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